七月流火

山有木兮,木有枝矣;心悦君兮,然君不知(原昵称:阡陌花尚开)

【全员cp向】子不语,怪力乱神


03
群妖乱舞(下)

黄明昊在这几百年来第二次失了态。

其实说失态也不算,他只是出了神地盯着刚刚进来的那个粉色衣服的练习生,眼睛也不带眨动的。

朱正廷又一次看见了自家小朋友的不同寻常,今天他已经失常好多次了。朱正廷有些焦虑,作为凤凰的他很少会出现焦虑这种情绪,然而在黄明昊一而再的不同寻常后,他决定必须问个缘由。

“昊昊,你到底怎么了。”

黄明昊回过神,给了朱正廷一个疑惑不解的眼神。他并没有回答刚刚他的问题,只是眼底有些迷蒙。“正正,内个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他为人。”

朱正廷挑了挑眉,很明显小孩儿说的话他暂时还没有消化好,也没注意到黄明昊并没有叫他哥的事实。“他”朱正廷又看了看那个叫陈立农的男孩,复又回来看这黄明昊,“他身上没有妖气”。

这话说得笃定,但黄明昊却没有认同,“不”,他看向朱正廷的眼睛,“他不会简单只是个人的,他身上有一种清冷之气,你相信我,以他的情况,如果他是个人,他就不该有的”

朱正廷眯了眯眼睛,安抚性的顺着黄明昊的背,耳语到,“别不安”朱正廷握住了黄明昊的手,“有我在呢”

其实在陈立农进来时,还有一个人也在看着他。

“农农”,尤长靖不自觉嘴里嗫喏出两个字,陆定昊坐在他身旁,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尤长靖”

尤长靖懵的一脸的回过头,无辜的看着陆定昊“我有说什么吗!你这个人诶”

陆定昊很是无语,随手狠拍了一下尤长靖的肩,翻了个白眼“我说你,别这副样子好吗,搞得我像是欺负了你似的,啊还有”陆定昊突然一脸凶神恶煞的看着尤长靖,不知为何看着陆定昊的表情,尤长靖很是想笑,“我真的没有欺负你啊,你别回头又给林彦俊告状,虽然我陆定昊不怕他,但是我怕麻烦”

尤长靖咧嘴笑了一下,“我知道啦”。看着陆定昊不再关心他刚刚无意流出的亲呢,尤长靖又看向刚刚落座的人,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肩膀,好像很久没见了吧。尤长靖笃定刚刚农农一定看见他了,如同他们曾经,他也是一看见他,就会像刚才那样子笑起来,终于,我们又再见了。

尤长靖收敛起重逢的喜悦,又回到最初的表情四处张望着。就见陆定昊扯了扯自己的衣袖,跟做贼一样在他耳边私语道:“诶,你说建国后不是不许成精么,那边是怎么回事啊。”

“啊”尤长靖这一次是真的晕了,没事陆定昊提这个做什么。陆定昊见他一脸不解,就悄悄的指向他们座位上一排的另一端,“你看你看,那边”

尤长靖往那边看了看,并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回头又问了陆定昊“怎么了嘛”。

陆定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指了指坐在二十一位上的一米九二大汉,“你好歹是只鲛人,别给你们族类丢脸行吗,内个,内不是只哈士奇吗。”

“哈”尤长靖眨了眨眼,这才看出来,“还真是哈士奇。”尤长靖表示这实在是很新奇,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着哈士奇还能成精的。但是......尤长靖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看了看那只一米九二的哈士奇,他好像得有千年的修为了吧。

妖类,自古以来皆是以修为断年龄,毕竟,都长着一张长不大的脸,谁是几千岁的老妖怪、谁是几百年的小妖精,这谁看得出来,又不是时妖那种控制时间的变态。连着陆定昊这种看着像是不大的小妖,谁会知道他已经是一只老腓腓了。

陆定昊啧了啧嘴,刚把头转回,尤长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把头扭向陆定昊,“陆定昊”,尤长靖轻轻叫了他一声,陆定昊又不得不把头再扭回去,“干嘛”。

尤长靖看着陆定昊的眼睛,陆定昊明显看出了一丝担忧,他知道尤长靖在忧虑什么。“没事”,陆定昊低下头玩起了尤长靖的手,“我给他说过了,哪怕我沉睡了,也不会闹出事的,你放心。”

尤长靖想再说些什么,陆定昊却拉着他的手,指想了刚刚看的哈士奇旁边的的人,“你快看,那个哈士奇旁边的,是不是个人参精,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熟的人参诶,你说煮汤是不是很大补啊……”

尤长靖见他不想再在这话题上多做什么讨论,便没再出声,专心打量起其他练习生来。

陆定昊见他不再想多说什么,抿着嘴笑了一下,“谢谢你啊,尤长靖”他默默的说。


-tbc-



-.-.-.-.-.-.-.-.-.-.-.-.-.-.-.-.-.-.-.-.-.-.-.-.-.-.-.-.-.-.-.-.-.

马上要进入真正的内容了......应该会吧

我这个人会比较啰嗦,但是前面几章大部分的梗会铺出来。

顺便猜猜人参精是谁啊!

这篇好像有点长得俊啊,但是有点隐晦,占个tag啊,不要介意。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