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山有木兮,木有枝矣;心悦君兮,然君不知(原昵称:阡陌花尚开)

【全员cp向】子不语,怪力乱神

05
狼行鹿鸣




“找到你了”

王子异双手合十置于膝上,这么一个佛系的姿势却配着一头完全与佛无关的狼,并且与他现在所做之事跟是相背而行——王子异的双目正瞬息不眨的盯着眼前微微晃动的人,啊不猫。

王子异看着他的小猫眼睛在下面的狼群中扫啊扫,半点没有要把关注放在自己身上时只感到又好气又想笑。

坤坤还记得自己,王子异得到这个认知心中很是欢喜。然而,王子异摸了摸头上的z型印记,确认是露在外面了,不由得又是一气,他只怕是把这些细节忘了个干净吧。

好吧,他承认这事有他的错,他没让蔡徐坤见过自己人型的样子,当了狼王之后更是随时都记着收敛着自己的气味,再加上被隔壁的青行灯吓了一下,他认不出也是正常的,王子异安慰着自己。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挡不住小小的坏心思想逗弄一下自家可爱的小猫咪就是另一回事了。王子异想着刚刚犯怵的小猫的小表情,实在是好奇,哄骗被发现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王子异胡思乱想着,不知觉间练习生们已经全部进场完毕了。直到全场欢呼声响起,他才从盯猫的大事中回过神来。

王子异此时倒是很认真的在感慨了,如果不是作为上位者,了解这场盛宴的原本动机,他有可能真的会被吓到,全场鱼龙混杂的气味指望他鼻子里钻,神兽、灵物、妖族一抓一大把。更别提现在站在场上的那六位导师。

王子异作为狼王上位并没有多久,但有些鼎鼎大名的妖族他还是熟悉的。比如,那位张PD,赫赫有名的独角兽一族首领白泽,但王子异记得上一回见着他还是在七百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他和他的那位玄龙爱人好不威风的身影;再比如那两位舞蹈老师,看着修为是不怎么比其他的导师深厚,但奈何人家一位是蛇神后裔上古青蟒、一位是虫师王储蓝翎王蝶。血统上还是胜了一点的。

收回心思,王子异还是把目光放向了评级表演上,无论私下里动机再怎么样,表面上这也是一档偶像养成节目,想要留到最后,还是得拿实力说话,了解对方实力还是比什么都重要。

此时舞台上麦锐娱乐的练习生已经在表演了,王子异只瞬间便看到了李希侃,但同时也瞬间簇了眉,为什么他只剩一条尾巴了...

到蔡徐坤表演的时候,台下众人无不是带着赞叹的,而与他相识的人中更是连觉醒的琴师都由衷的开始赞叹了,王子异也是血脉沸腾,他的坤坤,果然非同一般。
舞台上的蔡徐坤没有了私底下看着的冷艳,反而是平添了几分狐族魅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尽是侵略性的光芒,一趋一行间尽是无边风月、万种风情。

“这么多年不见,小菜包越来越厉害了,虽然知道法术没啥用,但真不用也是很可以了”韩沐伯拊掌大赞到。

一旁秦奋听见这话就开始有点不痛快了,“诶,老韩,你老公我不厉害么!”说完还眨巴着一双大眼,一脸白痴美像,死盯着韩沐伯要一个回答。

韩沐伯不愿搭理这个幼稚鬼,只伸手推了一把他,嫌弃道:“你给我坐好,一把年纪了,干嘛呢这是,好好看”

秦奋被推了一把,也不见韩沐伯说什么软话,也是没办法就转过了身子。一边的左叶却按耐不住了,伸了个头就凑了过来。

“是吧,是吧,伯哥我偶像就是厉害。”

秦子墨闻言就是一脸嫌弃,“你个小迷弟,去当个人练习生好了,觉醒东方和个人练习生”说着还拿手比划着,“再见”

左叶也不理他,还是凑着脑袋,“诶伯哥,可我看刚刚也有只小白狐狸,没用法术啊,他也很厉害么。”

韩沐伯知道该怎么回他,但好像想到一些什么事似的,脸上不自觉带了一丝僵硬,“内只狐狸太小了,修为低,只怕是刚会化形使不出来。”

“哦,这样么”左叶摇摇头,又喃喃自语“可我看他好像不小啊...”

韩沐伯没听见左叶的自言自语,只是和秦奋对视一眼,彼此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的等级评价还在继续,座位上好多人和妖顺序靠后还在等待,只是有只小梅花鹿确是快撑不住了。

灵超在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气之后,实在是忍不住了,迷迷瞪瞪的背就往后靠去,坐在他两边的岳岳和木子洋,一边一只胳膊,把人又拉了起来。岳岳一边扶着他,一边嘴里不停的念叨。

“诶,儿子,你这不行啊,堂堂夫诸继承人,一点困都受不住啊,要不让你洋哥挠你两爪子。”

灵超闻言瞬间就清醒了不少,忙不迭的回话道:“啊...不了不了。岳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洋哥内一爪子下去我背上就得留三道疤。”

许是还有些迷糊,灵超的声音有些软软的。“再说,师父又没教我怎么能抗困。要不岳妈你拽把头发给我吧,参须是不是提神啊”说完,又是一个哈气。

可是不巧了,这一个哈气还没打完,就被卜凡一巴掌拍断了。

灵超一脸愤恨的看向卜凡,“凡哥,你干嘛”

木子洋和岳岳也看向卜凡,眼神中大有一种“你给我好好解释,不然你可等着”的意味。

“不是”卜凡一看这情况不对,忙举起双手投降,就被岳岳一掌拍了下去。

“镜头”,岳岳训斥了哈士奇一句,卜凡立马龟怂了一下,四处看了看,见并没有镜头转向这里,又挺起了胸膛。

“我这不是怕小弟困么,还有教育一下小弟,我老岳的头发是能随便拽的么,拽秃了怎么办。这不,让小弟清醒清醒,也就不用我们老岳的头发了。”说完,看见老岳面色逐渐不虞,马上就又怂了起来,又是顺气又是撒娇卖萌。“老岳,不气啊老岳,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回”

灵超见他岳岳妈很快便被人型哈士奇顺的服服帖帖的,只觉得更加气愤,愤慨道他岳岳妈这一棵水灵灵的人参就这么被哈士奇拱了,转头便向他洋哥撒起娇来。

“洋哥”
“诶诶,知道了”

木子洋一向受用他家小弟的撒娇,毕竟灵超一向都很皮,能撒娇的时间实在是少,木子洋表示对他师父那样的鹿能教出来这么皮实的灵超的深度不解。不解归不解,木子洋还是狠狠的超卜凡呲了呲牙。

卜凡到破天荒的没跟木子洋怼起来,只是亮了亮爪子,就扭回了身体,继续挂在岳岳旁边。

在谁都没注意到的角落,一只眼睛泛着微微的红光,正注视着厅中的一举一动。

“呵”一声轻笑在暗处响起,像是气球泄气一般凭空冒了出来,

“总算,没白费心思,好好享受吧!”



-TBC-



-.-.-.-.-.-.-.-.-.-.-.-.-.-.-.-.-.-.-.-.-.-.-.-.-.-.

啊,隔了这么久才更,十分抱歉啦,学中药的伤不起啊,实在是太忙了,最近在准备四级,估计在更文应该在四级后了,活久见系列😜。


卜岳,秦沐,洋灵部分可能有点少,如果觉得我占tag的多担待一下。



ps:灵超的师父,有人有兴趣猜一下不,我在我文里边加了我的本命组合,粉了六年了,嘿嘿,不喜勿喷啊。










评论(1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