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山有木兮,木有枝矣;心悦君兮,然君不知(原昵称:阡陌花尚开)

【全员cp向】子不语,怪力乱神

06
毒蛛隐梦





从进入大厂的第一天起杨非同就彻底的兴奋了。

当然他的兴奋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Dreams come
ture,而是为能得到几顿好的补充兴奋到难以言表。哦,忘了说杨非同是一只食梦蛊蛛。

光从名字上看就知道杨非同是一只混血,实际上妖族的混血并不少见,毕竟妖也是要考虑近亲结合后代会不会傻这种事情的。在这个大厂里有不少的混血妖族,比如腓腓一族的陆定昊、琴师一族的韩沐伯,猫又一族的蔡徐坤,当然像蔡徐坤那种完美的混血确实也实属罕见。混血儿在妖族中占了不小的比重,所以即使混血有不同,只要是没有到完美混血这个样子,都掀不起多大的波澜。

杨非同虽然没有蔡徐坤这般出名,但他在其生身父母的两个族群内也是一个意外。食梦貘族与蛊族一向不与外族联姻,即使联姻也会因为一方基因强大或弱小而使另一方基因掩盖或被掩盖。然而杨非同身为蛊蛛原形,却同时在蛊蛛能力的基础上具有对梦境的绝对掌控能力,在当时的族内还是小小的亮眼了一把的。

在大厂里,杨非同还一度为自己的两种能力而沾沾自喜。毕竟练习生们的生活再千姿百态,也逃不过吃喝练睡四个字,只要有人或妖睡觉,他就一定有一顿美餐可食。尤其在这个聚集了众多妖孽的神奇大厂,杨非同几乎每个晚上都能吃到一顿满汉全席。

但是他对自己的能力也不是无时无刻的都爱的“死去活来”,比如现在,躲在花坛植物丛中的他就完全不这么想。面对现在这个状况,杨非同不禁哀叹起来,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一定不会妥协由着爹妈把他送到这里来,尽管爹娘的初衷只是想凑个热闹。他可不是故意发出响声的,只是再听下去他只怕是小命要不保了。

这件事还要说到这一天的晚上,这样那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这一天夜幕降临之初,万籁俱寂之时。

杨非同因为夜间食梦的关系,晚上的大多时候他都是不睡觉的,默默的化了蛊蛛原形爬出去。室友知道他的日常也都会在晚间把门开个小缝,让他自由的进出。

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半夜默默爬出来准备饱餐一顿。

他身为蛊蛛,食梦的方式自然是与一般的食梦貘大相径庭,早在来到大厂宿舍的第一天,这栋楼里就布满了他花心思织就的捕梦网,蛛丝相连,感知梦境能量。蛛丝颤动的越剧烈,意味着梦境越丰富,这也是杨非同最喜欢的一类梦境,对于食梦貘一族,越剧烈的梦境,能量越充足,而能量充足则意味着大补。

事情发生异变是在杨非同刚刚爬出宿舍的时候,他正挪着十条腿慢慢的悠闲地走着,突然间他感觉脑中如同过了电一般被狠狠的扎了一下,杨非同几乎是当即就反映了过来---他的捕梦网破了。

这件事相当的匪夷所思,毕竟这是个人要混住的大厂,规矩摆在那里呢,更何况几位导师大妖一直镇守在大厂,不可能会有出乱子的状态。

那杨非同就十分不明白了,平时他为了不引起旁的人的注意,丝网所设的位置都相当的隐蔽,除非是故意的施法清理,根本不存在会破掉的情况。

忽然,他脑子里窜过刚进大厂时的一个画面。

“老岳”
一道偏清和的声音响起,听着是带着笑意的善良,但岳岳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坏了,周锐。

岳岳无奈只好拍拍身旁的卜凡,示意他把自己的行李提进房间里。双手一插,就靠在了门边。
“呦,美锐”

“滚,叫老周”
周锐一听见这称呼就开始炸毛,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又怕别人听见似的,压低了声音。

听了美锐这个称呼,周锐也没了戏谑调戏的心思,翻了个白眼,把环抱的两手垂垂的放下,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杨非同冲着这边走过来。周锐皱了皱眉也知道有些事还得私下说,就没在啰嗦。

“过两天,我再来找你,好好说说这都什么事”

回忆结束,杨非同十分的确信,那天他路过内两只老妖旁边时,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会面的约定。本来他也不是什么好奇的妖,但非要把他的网都弄破了这件事,杨非同承认他被勾起好奇心了。

于是,弄成现在这个倒霉的场面,好像也只能怪自己了吧。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当初就不应该在这里设网,如果我不布网我的网也不会破,如果我的网不破我也就不会好奇到这里来听墙角,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杨非同认认真真的朝着四只绝对上了岁数的妖“道歉”,丝毫没有在意四只妖疯狂抽搐的嘴角。

周锐痛苦的闭上了眼,闭眼之前偷偷瞄了一眼一边的岳岳和老韩,至于秦奋,那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当看到岳岳以及老韩面无波澜实则神游天外的样子,周锐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这都什么事儿啊。




-TBC-



-.-.-.-.-.-.-.-.-.-.-.-.-.-.-.-.-.-.-.-.-.-.-.-.-.-.

emmmm......非同的性格我写崩了,我是实在不知道这孩子该咋写了,他躲镜头也躲的太厉害了,我来来回回偶练翻了无数遍,心好累,那就这样吧,就当非同的性格二设了吧。不要喷,谢谢。

这章没有直接的CP就不打tag了,我还是要保命的。

评论(3)

热度(10)